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庆房地产律师、重庆二手房律师 电话:15902340199 QQ:896895738
当前位置:主页 > 法院案例 > 正文

苏维嘉诉陈涛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5-07-28 21: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259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苏维嘉。
委托代理人袁涛,上海德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陈涛。
委托代理人甲(系陈涛弟弟)。
委托代理人汤晓明,上海市君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苏维嘉因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4)徐民四(民)初字第9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9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陈涛系上海市某路某弄1号503室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的权利人。
2012年12月30日,苏维嘉(乙方)、陈涛(甲方)及案外人上海乙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乙经纪公司”)(丙方)签订《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以下简称“居间协议”),约定甲方委托丙方居间出售位于上海市徐汇区某路某弄1号503室房地产。乙方求购该房地产的转让价格计人民币6,241,329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甲、乙双方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并申请办理买卖合同公证手续后5日内乙方应支付甲方661,329元(含定金)。乙方应在甲、乙双方签订本协议后5日内补足定金至人民币10万元整。甲乙双方约定于2013年1月15日前签订买卖合同。买卖合同签订后,买卖合同与协议内容不一致的,以买卖合同约定为准。若因乙方限购问题导致协议无法履行,则双方免责。经乙方确认,在办理该房地产过户之正常手续中,若因国家政策原因导致甲方税费发生变化,变化部分由乙方承担。居间协议中甲方签署处由甲代陈涛签名。
2013年1月1日,苏维嘉在发送给邮箱地址为“乙地产小张”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对国内政策和购房程序不了解,并再次告知“小张”家庭购房情况,并要求再次确认本次购买不受限购令影响或因此原因罚款。并再次要求确认交易中心需要的文件:1、满一年的劳动合同;2、在职证明;3、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4、香港身份证。并在邮件中表述“你应该清楚知道我出具的第1和第2文件是经不起公证的,……以上若干问题,是我担心的问题,若因限购的原因导致本次购买某路308/1/503物业购房未能成功,我所支付的所有费用如何退还?烦请你补上附加文件说明”。
2013年1月4日,陈涛及案外人丙办理了委托甲出售系争房屋相关事宜的公证书,委托期限自2012年12月29日至2014年12月30日止。
2013年1月15日,苏维嘉(乙方)与陈涛(甲方)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以下简称“买卖合同”),约定甲方将位于上海市某路某弄1号503室房屋转让给乙方,转让价款共计400万元。甲、乙双方确认在2013年4月14日之前,共同向房地产交易中心申请办理转让过户手续。乙方未按合同约定期限付款的,甲方对乙方的逾期付款有权追索违约利息,违约利息自合同规定的应付款限期之第二天起算至实际付款之日止,日利息按未付款额的百分之一计算。逾期超过十五个工作天,即视为乙方不履行合同,甲方有权书面通知乙方解除合同,并有权从乙方已付款中扣除总房价款20%的违约金和利息(自乙方应付款之日起至解除本合同之日止),余款返还给乙方。补充条款(一)约定甲乙双方均在此承诺,在共同办理产权转让手续过程中应及时提供产权转让所需的文件、证明并及时支付各项应付之税费。若因任何一方材料不齐或税费不足导致无法办理转让手续,则该过错方应承担相应责任。甲乙双方确认,若乙方无法取得房地产交易中心准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本合同无效,互不承担违约责任。甲方收乙方的房价款于该日无息返还乙方。补充条款(二)约定在签订本合同时,甲、乙双方均已知晓国家和本市住房限售规定,如因违反限售规定,房地产交易中心不予办理房地产登记,并出具《不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的,甲、乙双方同意按下列约定处理:1、双方共同办理合同网上备案撤销等解除本合同手续;2、因未如实提供家庭情况及家庭成员名下拥有的住房情况等属于乙方责任,造成甲方经济损失的,乙方应赔偿相应的损失。附件三付款协议约定签订合同并公证当日,乙方已支付甲方的部分首期房价款人民币40万元(含已付定金);甲乙双方确认,待乙方取得房地产交易中心准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后并于2013年1月31日前,乙方应支付甲方剩余首期房价款人民币80万元,此款连同上述部分首期款120万元作为乙方支付给甲方的首期房价款。待完成上述事项后30个工作日内,甲乙双方共同前往徐汇区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登记当日(即乙方取得乙方为权利人名的收件收据),乙方应支付甲方第二期房价款270万元。待本交易经徐汇区房地产交易中心登记并核发以乙方为所有权人的房地产权证当日,甲乙双方应对该房地产进行验看、清点。确认无误且甲方已将该房地产名下的户口全部迁出,双方签订房屋交接书,乙方支付甲方尾款人民币10万元。
2013年1月15日,苏维嘉(乙方)与陈涛(甲方)签订《装潢安置补偿协议》(以下简称“补偿协议”),明确乙方为购买上海市某路某弄1号503室签订了正式的买卖合同,因该房屋转让价格未包含房地产内现有的家具,装潢及附属设施、设备等(以下统称补偿标的),双方约定同意补偿标的作价2,241,329元。甲乙双方确认签订买卖合同并公证当日,乙方支付部分补偿款22万元。待乙方取得房地产交易中心准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后的一个工作日内,乙方支付剩余补偿款2,021,329元。甲乙双方确认,如因限购政策导致双方无法继续该房地产的买卖合同及本协议,双方约定:双方免责,互不承担违约责任,甲方须在15个工作日内全额无息返还乙方已支付的房价款及本协议约定的补偿标的全额补偿价款,买卖合同及本协议解除。
2013年1月16日,上海市卢湾公证处就苏维嘉、陈涛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出具公证书。
苏维嘉在2012年12月29日、2013年1月4日、2013年1月16日分三次共支付陈涛62万元。2013年1月16日陈涛向苏维嘉出具收到购房部分首期款62万元的收款收据。
2013年1月16日,上海市房屋状况信息中心出具限售查询结果:根据苏维嘉向徐汇区房地产交易中心的查询申请,苏维嘉名下住房查询结果共0条。
2013年2月2日,苏维嘉与陈涛通过微信沟通,苏维嘉向陈涛表示交易结束,按照合同附带的因限购导致交易未成功双方免责的条款,请陈涛在2013年2月15日之前将62万元转进苏维嘉交行账户。陈涛表示“单方面解除,包括限购你我都不是自己说的,交易中心通过,如果第三方查也是按照上次审批流程……”。
2013年2月22日,陈涛通过电子邮件向苏维嘉发送《追索逾期付款违约利息通知》,陈涛认为苏维嘉逾期付款或不履行合同构成违约。
2013年3月3日,苏维嘉发电子邮件到地址为“and***@okeyeah.com”邮箱,落款处注明“要求此信交张小姐转送陈涛”,邮件内容为“陈先生:有关购买陈涛上海市某路某弄1号503室交易因为不能通过国家限购令政策的约束,我2012年12月31日已通知你到此为止了,要求解除买卖合同,当时是遭到你张小姐和陈涛先生拒绝的。我想重申一下:1、交易中心已经审核通过我在上海没有物业,就等于我已通过限购审核了。这样的讲法是错误的。交易中心通过我在上海没有物业的审核不等同已通过限购审核,是二码事情;2、我没有见过交易中心发出的通过我限购审核的文件;3、去交易中心办理房产过户到我名下时仍然是需要我持有有效的工作证明的,但是我并不具备有效的工作证明,即不具备购房条件。……希望你履行我们签署买卖合同补充条款,即是若因为限购政策造成买卖交易不成功双方无责条款。……。虽然之前约定了变通之策(出具伪造文件而达到购房目的),我三思之后,认为有违国家限购令政策,……你和中介张小姐都告诉我说工作证明只是在过户时再需要。……目前问题重点是在去交易中心办理房产过户到我名下时,必定会因我不能出示有效的在上海工作证明而被限购令约束,不能过户已经是事实了……我认为受到欺骗,事实是你们明知我不能通过限购审核的情况下,仍然要求我继续按照合约付款这足以证明我签署的那份合约含有欺诈行为。我有权要求撤销买卖合约及退还我已支付的款项是合法有据的,不存在其他违约行为,我有权解除合同。……由于合同解除不可归责于任何一方,故我要求陈涛先生在收到此通知后的三日内,将所收款项返还至我之前提供给你的交通银行账户内,否则,应当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息标准赔付我的利息损失。”
2013年3月15日,陈涛通过电子邮件向苏维嘉发送《要求返还房产证通知》,陈涛要求苏维嘉在2013年3月18日前将系争房屋房产证交给乙经纪公司,由乙经纪公司再转交给陈涛。
2013年3月23日,陈涛通过电子邮件向苏维嘉发送《解除合同并追索逾期付款违约利息通知》。陈涛表示收到2013年3月3日中介转来的苏维嘉邮件,但陈涛认为:苏维嘉超过合同时间未付款,构成违约。苏维嘉知道上海限售规定,不如实提供家庭成员名下住房情况,违反限售规定,属于苏维嘉责任,应赔偿陈涛损失。因苏维嘉违约,并明确表示不履行合同,现陈涛发出正式解除合同通知,向苏维嘉追索约定的房屋总价款20%的违约金和解除合同前的违约付款利息,并要求立即返还房产证。
原审另查明,苏维嘉陈述是通过朋友了解到在上海办理房屋登记手续除了需要提供工作证明外,还要社保缴纳证明,劳动合同需要倒签,这时才知道自己是被限购的对象,所以就没有和陈涛去交易中心办理过户手续。
陈涛并未将系争房屋实际交付给苏维嘉。
原审中,苏维嘉为证明其不符合购买条件,系中介、陈涛怂恿苏维嘉提供虚假材料骗取购房资格事实,提交了与中介沟通的手机微信打印件,陈涛对该证据真实性表示无法确认,由于苏维嘉未能提交手机微信的原始记录,且陈涛对此亦不予确认,原审法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陈涛提供乙经纪公司出具的某路某弄1号503室房产买卖纠纷情况说明,以证明基于苏维嘉购买要求和不受限购限制并能提供工作证明等所有购房文件的承诺,陈涛才同意与苏维嘉签订买卖合同。苏维嘉对该证据形式上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对内容不认可,认为是由有利害关系人出具。原审法院认为该证据从种类上属于证人证言,根据法律规定,证人需出庭作证,现苏维嘉对该证据内容不予认可,故原审法院对该证据不予采纳。
原审审理中,苏维嘉起诉请求判令:1、解除苏维嘉与陈涛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2、陈涛向苏维嘉返还已付购房款62万元;3、陈涛向苏维嘉支付利息58,069.2元,从2013年3月3日起到2014年5月22日止,按照日万分之二点一计算。针对苏维嘉的诉讼请求,陈涛辩称:不同意苏维嘉的诉讼请求,并提起反诉,请求判令:1、确认苏维嘉、陈涛双方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装潢安置补偿协议》已经于2013年3月23日解除;2、苏维嘉向陈涛支付违约金80万元;3、苏维嘉向陈涛赔偿2013年1月1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房款利息损失(以600万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3.25%计算);4、苏维嘉向陈涛赔偿偿还抵押贷款的利息37,393元;5、苏维嘉向陈涛赔偿2013年1月1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租金损失(按照每月租金16,000元计算);6、苏维嘉返还上海市某路某弄1号503室房地产权证。针对陈涛的反诉请求,苏维嘉辩称:同意解除合同,但不同意其要求赔偿的诉讼请求。原审审理中,苏维嘉将系争房屋的房产证交还给陈涛,陈涛当庭表示撤回第六项反诉诉请。
原审认为,苏维嘉、陈涛签订的居间协议、买卖合同、补偿协议,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应恪守履行。根据合同及协议相关约定,双方对于如因限购无法购买系争房屋的处理方式均作出了约定。居间协议约定“若因苏维嘉限购问题导致协议无法履行,则双方免责。”买卖合同约定“若苏维嘉无法取得房地产交易中心准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本合同无效,互不承担违约责任。”补偿协议约定“若因限购政策导致双方无法继续履行该房地产的买卖合同及补偿协议,双方免责,互不承担违约责任。”虽然上述约定的表述不尽相同,但可看出买卖双方就该限购问题的处理已经达成了共识即如因限购无法履行合同,双方免责,互不承担违约责任。虽然买卖合同约定“合同无效”,无法律依据,属于无效约定,但不影响其他内容的效力,而其中买卖合同对于适用限购条款做出了更为详细的约定,即苏维嘉、陈涛互不承担违约责任的前提是无法取得房地产交易中心准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亦即能否交易、过户,需要当事人本人或代理人到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后,才能确认。但根据查明事实,苏维嘉未履行该义务,而是在交付首付款后单方面认为自己不符合购买条件,要求解除合同,因限购免责条款适用条件未成就,故苏维嘉不继续履行合同的行为违反合同约定,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另外,根据查明事实,苏维嘉在签订买卖合同之前,是知道限购政策的,明知自己不符合购买条件而签订买卖合同,其行为欠妥,而后不履行合同,且又不适用免责条款,故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
关于苏维嘉要求法院判令解除买卖合同的主张,陈涛亦在反诉请求中提出确认买卖合同和补偿协议在2013年3月23日已经解除。根据查明事实及现有证据,2013年3月23日,陈涛通过电子邮件向苏维嘉发送《解除合同并追索逾期付款违约利息通知》,陈涛认为因苏维嘉违约,并明确表示不履行合同,故陈涛发出正式解除合同通知,向苏维嘉追索约定的房屋总价款20%的违约金和解除合同前的违约付款利息,并要求立即返还房产证。原审法院认为因苏维嘉违约,陈涛根据合同约定解除买卖合同,符合双方约定,有合同及法律依据,苏维嘉亦确认收到该通知。故原审法院认定苏维嘉、陈涛签订的买卖合同在2013年3月23日解除。根据已查明之事实,补偿协议附属于买卖合同,买卖合同解除,补偿协议应一并予以解除,故原审法院认定苏维嘉、陈涛签订的补偿协议亦同时在2013年3月23日解除。
关于苏维嘉要求陈涛返还购房款62万元的主张,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现合同已于2013年3月23日解除,苏维嘉有权要求恢复原状将已支付的62万元购房款取回,故对苏维嘉的该项诉请,原审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苏维嘉要求陈涛支付利息58,069.20元的主张,如前所述,由于本案系苏维嘉违约,陈涛在双方纠纷未决前拒绝归还购房款有合理依据,故对苏维嘉该项诉请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陈涛反诉要求苏维嘉支付违约金80万元的诉请,如前所述,本案系苏维嘉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苏维嘉在庭审中表示违约金数额过高,要求调整,原审法院根据案件事实,并结合苏维嘉过错程度、陈涛实际损失程度等因素认定违约金过高,应予调整,酌情确定判处苏维嘉支付陈涛违约金20万元。
关于陈涛反诉要求苏维嘉赔偿房款利息损失以及偿还抵押贷款利息损失的诉请,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本案苏维嘉违约,需承担相应违约责任,但陈涛主张的房款利息损失并非因违约已经发生且必然发生的损失,亦非可得利益,且无合同约定,故对陈涛该项反诉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陈涛主张偿还抵押贷款利息的损失,系基于陈涛与银行之间的借款关系产生,即使苏维嘉违约,亦不应承担该利息,故对陈涛该项反诉诉请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陈涛要求苏维嘉赔偿租金损失的反诉请求,陈涛提交了户名为丁的招商银行上海分行淮中支行银行卡交易信息以及某苑服务中心保利物业出具的房屋租赁证明已证明其租金损失。陈涛主张系争房屋产权人是陈涛,实际管理使用为陈涛的代理人甲,收款人是甲的妻子丁,由于甲与戊是朋友,所以没有房屋租赁合同,戊实际居住到2012年12月。苏维嘉对交易信息形式上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认为该证据不能证明是系争房屋的租金收入,无法确认是陈涛的租金收入,对关联性不予认可。对房屋租赁证明,苏维嘉认为某苑服务中心保利物业不是有效的证明主体,对房屋租赁证明内容和形式都不认可。原审法院认为陈涛提交的银行卡交易信息,由于收款人系案外人丁,而陈涛未能充分举证证明该交易信息反映的是系争房屋的租金情况,故原审法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关于房屋租赁证明,原审法院认为即使是真实的,亦只能说明系争房屋在2012年12月份以前出租的情况,无法充分证明陈涛在2012年12月份之后的租金损失情况,且系争房屋并未实际交付,一直处于陈涛的实际控制之中,陈涛仍然有能力出租、使用,故陈涛的该项反诉诉请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陈涛在庭审期间撤回要求苏维嘉返还上海市某路某弄1号503室房地产权证的反诉请求,于法不悖,原审法院予以准许。
原审法院审理后于二〇一四年八月四日作出判决:一、确认苏维嘉与陈涛在2013年1月15日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装潢安置补偿协议》于2013年3月23日解除;二、陈涛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苏维嘉购房款人民币620,000元。三、驳回苏维嘉的其余诉讼请求;四、苏维嘉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陈涛违约金人民币200,000元;五、驳回陈涛的其余反诉请求。如果未按原审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660元,减半收取计人民币5,330元,由陈涛负担;反诉受理费人民币7,659元,陈涛负担人民币5,509元,苏维嘉负担人民币2,150元。
判决后,苏维嘉不服,上诉于本院称:买卖双方所签订的一系列协议中均约定如果限购则互不追究责任的条款。在了解了相应的限购政策后,上诉人根据其在上海无工作、家庭在上海有房的情况,判断其属于限购对象,双方所签订之买卖合同及协议无法继续履行,故上诉人不承担因限购导致交易不成之风险,双方应互不承担违约责任。且中介公司、被上诉人对上诉人属于限购对象均知悉,但基于侥幸心理而促成系争房屋买卖,上诉人在中介公司、被上诉人均明知上诉人不具备购房资格的情况下,主动终止办理购房手续,属于合理的减损行为,不属于违约行为。系争房屋上原设有抵押贷款,需要上诉人支付的首付款去涤除抵押,如经审核上诉人不具有购房资格,则上诉人支付的首付款存在难以追回的风险,上诉人基于合同法的规定,为了减少损失,一直与被上诉人沟通,希望中止合同履行。上诉人请求维持原审判决第一、第二、第五项,撤销原审判决第三、第四项,改判支持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支付迟延还款利息(计算至二审判决生效之日)的诉讼请求,并驳回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陈涛辩称: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系争房屋交易未能正常履行之责任归属,能否适用买卖合同及补偿协议之约定,即双方免责而互不承担违约责任。系争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偿协议签订前,限制房屋购买之相关规定已经出台,该类规定买卖双方均是明知或者应知的。上诉人作为系争房屋的购买方,应对己方是否具有购房资格及是否属于限购对象承担主要的责任,如无特别约定,因购房人购房资质致交易未能履行之责任,应由购房人承担。上诉人并没有证据证明其在签订买卖合同及补偿协议前,明确告知被上诉人其不具备购房资质。庭审中上诉人亦陈述,其在签订买卖合同及补偿协议时并不确定是否属限购对象,之后才通过朋友了解其属于限购对象。嗣后上诉人以此为由拒绝支付合同约定之购房款并要求解除合同。但从买卖合同约定的内容看,如因违反限售规定,房地产交易中心不予办理房地产登记,并出具《不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的,双方解除合同。结合补偿协议就互不承担违约责任的约定看,双方协议解除合同并互不承担违约责任的前提应系经房地产交易中心审核,上诉人属于限购对象而无法办理交易、过户手续。上诉人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就是否属于限购对象提交房地产交易中心审核,且从在案证据看,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于2013年2月2日要求结束交易时,向被上诉人提供了足以证明其属于限购对象而致交易无法进行之证据,故仅凭上诉人关于己方属于限购对象之单方意思表示,不产生解除房屋买卖合同及免除其合同责任之法律后果。上诉人在既未向交易中心审核其购房资质,又未向被上诉人提交足以证明其属限购对象证据的情况下,未支付合同约定之购房款,逾期十五个工作日后,被上诉人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上诉人承担违约责任。
上诉人又抗辩称其未按约继续支付购房款系因担心已付购房款无法收回。补偿协议明确约定双方免责,互不承担责任的,被上诉人须在15个工作日内全额无息返还上诉人已支付的购房款及本协议约定的补偿标的全额补偿款。现上诉人并无确凿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有违反上述约定之预期行为,其以此拒绝履行买卖合同,缺乏事实基础及法律依据。买卖合同明确约定,待上诉人取得房地产交易中心准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后并于2013年1月31日前,上诉人应支付被上诉人剩余首期房价款80万元,待完成上述事项后30个工作日内,双方共同前往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登记当日,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第二期房价款270万元。根据上述约定,上诉人如在2013年1月31日前申请审核己方购房资质,一旦其未获准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或者交易中心出具不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的,其无需支付剩余首期房款80万元。且补偿协议中也约定待上诉人取得房地产交易中心准予办理房地产交易、过户通知后的一个工作日内,上诉人支付剩余补偿款2,021,329元。现上诉人并未主动审核其购房资质,应视为上诉人放弃了对其付款风险之救济途径,由此带来逾期未付款之后果,亦应由上诉人自行承担。
从2013年1月1日上诉人发送的邮件内容看,其对己方可能受到限购政策规制之风险已有一定之预期,嗣后买卖双方所订立之买卖合同及补偿协议,对因限购导致交易不能成功之后果作了明确的约定,应视为双方对限购风险之预判及防范。但从上诉人的履约情况看,其怠于按约审核己方的购房资质,系上诉人以自己的行为阻却了双方互不承担责任约定之成立条件的成就,由此所致逾期未付款之违约责任,应由上诉人负担。
就上诉人应承担的违约责任,根据买卖合同之约定,上诉人应承担总房价款20%的违约金及利息。综合考虑上诉人的过错程度、被上诉人的实际损失、买卖合同的履行状况、房地产交易市场之行情波动,原审法院将上诉人应承担之违约金数额调整至20万元,符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亦予认可。原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所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基础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驳回。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379.80元,由上诉人苏维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顾 依
代理审判员 娄 永
代理审判员 蒋庆琨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许 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